毕业两三年,工作忙挣钱。买套新房子,结婚心里甜
来源: 生活日报  发布时间16-09-14  浏览:3693  

“毕业两三年,工作忙挣钱。买套新房子,结婚心里甜。”——2014年7月,我从省内一所重点大学毕业,这是当时我给自己做的一个近期规划。因为工作单位是一家待遇不错的省级媒体,再加上当时济南的房价不温不火,我天真地认为,这个目标会很快实现。



“如果你爱一个人,就让他去买房;如果你恨一个人,也让他去买房。”理想丰满,但是现实却很骨感,时间到了2016年9月,原本计划买房结婚的梦想已经破灭,我现在只得租房结婚。一位置业顾问在朋友圈分享给记者一句话,暗示了这段时间济南楼市有多疯狂。

  2015年10月:倒了三班公交去看盘

  2015年下半年,我参加工作已经满一年,手里攒了一些钱。当时,恰逢国家楼市利好政策不断出台,周围不少同事称,此时正是买房的好机会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关注楼市。

  时间到了当年的10月,我下班时,发现单位楼下有几名中年妇女,她们在发楼盘宣传页。当时楼市环境非常不好,楼盘除了在报纸上打广告外,还要靠传单这种传统的宣传方式扩大影响力。出于好奇,我领了一张宣传单,只见是一个名叫泰悦赫府的新楼盘要开盘,大体位置是在花园东路附近,开盘均价在9000元左右。

  看着宣传单上的户型介绍,当时觉得还不错,于是就挑了个周末,自己一人从单位出发,连倒了三趟公交才来到这家楼盘。

  “我的天啊,大失所望。”下了最后一班公交车,看到眼前的一切,我感觉自己被这家楼盘花哨的宣传单欺骗了。

  这家楼盘旁边当时有条臭水沟,里面满是垃圾,后来我才知道,这是大辛河。周边的黄土路上渣土车横行,呛得我咳嗽不停,不远处还横着高压线。

  “这地方也太偏僻了,坐公交车上下班都不方便,9000元不值。”这个念头在我心中闪过后,我把泰悦赫府的宣传单一扔,连售楼处的门也没进就回了租住地。

  不仅是我,当时,关注这个楼盘的人确实不多。但是不久后我得知,同事吴哥在这里购买了一套120平的三室,单价8000元/平。

  一年后的现在,我又一次留意了一下泰悦赫府,参考价格已经飙升到17000元/平。“太疯狂了!”有朋友惊呼,但是我用亲身经历告诉他,这不是最疯狂的。

  2016年2月:交了认筹金后又退出

  时间指针到了2015年底,我隐隐觉得,那个岁末年初是房价的转折点。当时,和自己一块入职的不少同事纷纷买房,南部的鲁能领秀城、东部的绿城百合花园均价还在9000元出头,而北部中海华山珑城价格也不超7000元/平。

  “楼市快涨了,你不考虑买房?”刚在南边买完房的同事小范告诉我。“快过年放假了,年后回来再看。”当时虽然也感觉楼市在回暖,但判断势头应该不会太猛,所以没在春节前出手。

  2016年2月,过完年,我回到济南看房。考虑到方便西城上班的女朋友,我这次主要看了堤口路附近的楼盘。

  经过多次咨询和踩盘,我觉得世茂天城的位置不错,该盘地处二环内繁华地段,正好在我和女友工作单位之间,周围配有大润发超市,生活比较方便,于是就先缴纳了认筹金。

  开盘后,我和女友去选房,虽然房价达1.1万/平,但是现场仍然非常火爆。我们看中了一套110平的高层,却得知需要绑定地下室和车位购买,这样预算一下子比原来多出了十几万。

  “太贵了,又是开放式小区,不太值。”多位好友告诉我,建议我选个安静点的居住环境。考虑到多出来的预算,于是和女友讨论后,我们放弃了世茂天城的认筹。“等到下次开盘,每平至少要涨500元。”今年4月我去退认筹金,这是走出世茂天城售楼处时,置业顾问向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2016年3月:东边房价开始冒火苗

  今年3月,我犯了一个现在都觉得略感后悔的错误。

  由于和女友商量结婚的事情,再加上工作繁忙,因此看房踩盘的事儿就暂时被我抛诸脑后。那段时间,我一位同学买了绿城玉兰花园一期,还有人以5000元/平的价格买了后来被热炒的唐冶片区的绿地城。从那时起,济南楼市尤其是东部楼盘要火的信息越来越明显,而我对此却依然没有强烈的感觉。

  2016年6月底,唐冶地王横空出世,济南东部的房价像是坐上了火箭,原本每平9000多元的房价,纷纷涨到了1.2万元左右。

  “我买的绿城玉兰花园一期从9000元/平已经涨到14000元/平了,而且现在没房了。”之前的一位同学打来电话告诉我。

  没过两天,同事吴哥买的泰悦赫府也已经升值到13000元/平,鲁能领秀城也升值超过了12000元/平,世茂天城也略有升值。一夜之间,仿佛早几个月买楼的几乎都升值了,买了的同事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而我在听到这些消息时,心里却是五味陈杂。

  “如果当时果断点早买,现在估计能挣不少,至少抵得上一年工资。”深夜,躺在床上睡不着时,我常常这么想。

  “但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,现在行动起来还不算晚。”我又这么宽慰自己。

  2016年7月:想搭上汉峪片区末班车

  因为买房的钱除了自己的工资,还有一些是父母凑的。父母挣钱不易,我希望买的房子除了自住,还能实现保值甚至增值的功能。

  唐冶地王一出,再加上轨交R3线开建,CBD越炒越热,发现东边楼盘正在猛涨,在和父母以及女友简单商量后,今年7月初,我利用周末挤时间到汉峪金谷附近看房,希望搭上东城房价低谷的末班车。

  “哥,目前我们是周边楼盘价格最低的了,今天不买我们下周就涨钱。”7月初的一天,在汉峪金谷凤凰国际售楼处,一名售楼小姐告诉我。

  “确实比周围便宜很多,但这盘周围环境不太好。”我委婉地告诉售楼小姐。因为凤凰国际东侧莲花山,对面就是殡仪馆,不太吉利。

  “您既然这么想的话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售楼小姐听出来了我的顾虑,她的脸立刻拉了下来,并用早就想好的一套说辞告诉我,“有不少市民反而觉得这种位置风水好,能够荫庇子孙后代,是能够传世的良宅。”此外,她称目前该小区正在联系在济南口碑排在前列的一所小学,很可能引进该小学的师资力量,“到那时至少每平再涨2000元。”该售楼小姐自信地说。

  看着我一直不回话,售楼小姐急了起来,“您喜欢就买,不喜欢我们也不愁卖,您自己看着办吧。”说完后,该售楼小姐便将我晾在了一边,对其他感兴趣的买房者介绍起该楼盘的升值空间来。

  “我回家想想吧。”说完后,我走出售楼处,思考许久后,我还是决定放弃该楼盘,毕竟,作为一名记者,加班到深夜的情况比较多,深夜路过墓地,感觉有点瘆的慌。当时,该小区的价格是10800元/平,两个月过去了,果然如那位售楼小姐所说,价格至少涨了2000元。

  2016年7月8日:没听从父母的建议

  放弃凤凰国际小区后,通过朋友,我得知同区位的一个小区也在认筹,而且售价也低于周边,配套还不错,已经有不少人前去认筹了。听到这一消息后,我又马不停蹄跑到该盘售楼处去认筹,却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“我们首开500多套房源,认筹的有1000多人,我们目前已经停止认筹了。”该小区售楼小姐得意地说,这次参加认筹的不少人是公务员、事业单位人员群体,因此住户素质较高,房源很抢手。

  虽然认筹已经停止,但置业顾问建议我,可以等7月9日早上的加推,“到时每平价格也就涨个100-200元,但是好房源有限,你最好早上就到。”

  得知这一消息后,我第一时间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父母,却招来他们的一致反对,“你们俩不在东边上班,而且又这么远,不太现实,房子还是主要考虑自住舒适。”电话那头的父亲告诉我,认为我现在出手已经晚了,而且无形中还给自己背上太多债务,不赞成我在这买。

  但看着东部房价表上节节升高的数字,我实在是抑制不住投身其中的冲动。

  随后,我将想在东部买房的打算告诉女友,她也不反对。7月8日晚上,我将闹钟定在了7月9日早上3点40分,并早早入睡,只希望第二天能顺利认筹。

  2016年7月9日:终于买到好房子,可惜是梦

  7月9日凌晨,闹钟铃声如期响起。我立刻起床,简单洗漱后,在黑夜中拦了辆出租车,向看中的楼盘售楼处疾驰。

  夜晚的济南非常静谧,与白天的泉城相比,宛如两个世界。一路无话,我内心不断祈祷,希望命运之神能够垂青我,让我早点买下合适的房子,4点30分左右,出租车终于赶到了小区售楼处,当时天色未亮,门口有保安值班。

  “你是第六个,先进来的人已经在后面休息室休息了。”值班的保安抬头看了眼我,然后让我做了登记,并领取了写有“6”字的号牌。

  “还有比我来得早的?”看我只是6号,我不禁询问保安。

  “你前头还好几个呢。”这位保安拿出准备好的一个面包递给我。原来,今天排第一名的是对小夫妻,小两口为了购买160平的房子,直接将还没断奶的孩子放在父母家中帮忙照顾,小两口不回父母家,直接就在售楼处选择了过夜排号。“就在那休息呢,实在是太疯狂了。”这位保安向售楼处后面的休息室努了努嘴。

  但这也不难理解。”另一名值班保安告诉我,他们楼盘比旁边楼盘一平便宜近2000元,这对夫妻要购买160平的话,足足省了30多万。

  在与这两名保安的交谈中,又来了几名中年人排号,此时天还未亮,但售楼处已经有不少人影在晃动了。

  “坚持住,今天一定要选到!”我躺在售楼处的沙发上,在心里默念道。

  直到7月9日早上8点多,售楼置业顾问陆续来到,经过短暂开会后,拿出了这次加推的价格表。我发现每平加推价格远超过当时承诺的100-200元。由于超过了承受能力,且好的楼层已经被挑走,我又与父母和女友进行了通话。

  “实在比当时承诺贵多了,而且只能用商贷,即使买得起多久能还完?”女友在电话那头担心地说,然后她又与我准岳父母取得联系,两位老人与我父母的想法一致,两家人都不同意在这地段买这么贵的房子。

  “抱歉,房价超出我承受能力了。”再三思量后,我告诉置业顾问选择退出。对方将我手中的6号牌转给另一位排号者,从此就没有再联系我。

  尽管这样,我没想到大部分人对突然涨起来的价格选择接受。“顶层也行,我也要了。”最后一名光头年轻男子由于来得很晚,排号非常靠后,但他并不介意楼层,表示只要选上房子就赚了。

  放弃该楼盘后,我立刻出了售楼处,一看表才9点多,我向家人和女友汇报完毕后,坐车回家。由于前一晚睡眠不足,我居然在公交车上睡着了。睡梦中,我居然买到了一套房子,不仅离着上班地方近,而且价格不贵,还是好学区......

  2016年8月:放弃东边去看南边

  东城已经高攀不起,我和女友以及两家父母进行了沟通,决定放弃东城。转向风景较好,且离单位不太远的南部楼盘。

  8月份,我与同事小王一起前去南部的鲁能领秀公馆看房,“现在正在认筹,但9月开盘后估计就一万一以上了。”该盘置业顾问告诉我们。

  “东边涨价也就算了,南边跟着涨什么价?明明再往南就是仲宫镇了”在售楼处价格表前,小王语带怒气的质问着置业顾问。

  但置业顾问却一脸平静地告诉他,旁边同位置的其他盘已经一万多了,而鲁能领秀公馆学区和建筑质量远胜对方,且后期还会开通地铁,因此即使到1.2万也并不贵。

  “现在不出手南边后期还涨,因为南边本来地块就少,到时别后悔。”该置业顾问告诉我们。

  随后,我与小王又前往附近的华润中央公园、中海国际社区、国华新经典等盘查看,发现这些南部楼盘各有优势,不少楼盘再开盘价格肯定过一万一,其中华润中央公园已经封盘,中海国际社区10月份开盘还有可能采取竞价的形式。“再这么下去南部也买不起了。”同为刚需的小王告诉我,他实在不想去西部和北部买房。

  2016年9月:没有选择的选择

  “现在的不少购房者跟风买、不理性,东边和南边有些片区除了工地和农村,任何生活配套还没有。”一位买了二手房的同事告诉我,汉峪金谷片区他刚去看过,离该区域最近的一家网吧在东面几公里外的港沟镇,除此之外,附近连个像样的饭店都没有。

  “这种狂热行为无形中助推了东部房价的暴涨。”另一位对房价颇有研究的朋友告诉我,目前东部房价均价已经超过一万二了,严重脱离了实际价值。一些刚需族被挤压到了南部地区,促使南部地区房价也上涨了。

  虽然很多人都分析这次房价疯涨不理智,但是却没人敢说房价会降下来。但一个实际情况是,东面和南面的新房我已经基本确定买不起。退而求其次,我准备去看看这两个地区的二手房。

  经过短暂“调研”后,我先咨询了位于会展中心的济高龙园,当时网上均价显示是一万一。“现在我们附近二手房均价已经破一万三了,网上是两个月前的。”电话那头的二手房顾问告诉我,即使是二手房,现在东部也几乎处于暴涨状态。

  “我们鲁能领秀城也一万二以上了。”另一名置业顾问告诉我,近期来咨询二手房的市民非常多,如果我不能立刻定下来,就不要浪费时间来看房了。

  经过这三四个月的东部、南部抢房大战,我和小王都被折腾得身心疲惫,而且发现自己的财富也在明显缩水:原本计划首付20多万,咬咬牙贷款能在东部或南部买套110平的三室,可现在一切都成了奢望。

  无奈之下,最后和家人商量后,以每月2500元的价格,我在鑫苑城市之家租了套108平的三室,“不管怎么样,先租房结婚吧。”这是楼市暴涨下我最后的选择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图片不属于电竞竞猜app,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电竞竞猜app观点。电竞竞猜app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 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邮箱:admin#ijinan.net
下一篇:新装修房屋味道重应如何处理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